全筑股份“踩雷”恒大计提9亿:1亿募集资金还不上,一季度偿债资金缺口2亿

发布日期:2022-05-26 11:22    点击次数:109

图片来源:网络

出品|搜狐财经

作者|吴亚

房地产行业下行引发的上下游产业链震荡仍在持续,被誉为“上海装饰第一股”的全筑股份(603030.SH)深有体会。

5月24日晚间,全筑股份发布公告称,无法按期归还1亿元募集资金。主要原因系公司第一大客户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导致公司无法按时回款;叠加房地产行业持续低迷,本应于4月结算和收款的项目出现困难,进一步加剧了公司资金的紧张。

全筑股份的第一大客户正是恒大及其关联公司,2021年其实现总营收40.42 亿元,其中来自恒大项目的收入就为10.32亿元,占比25.53%。

但全筑股份也被恒大坑惨了,仅2021年其对恒大及相关公司的应收账款、存货等资产计提减值总金额就高达8.77亿元。

计提减值也由此成为全筑股份的利润杀手,令其2021年归母净利直接亏损12.93亿元,系近11年来的首次亏损,也是2015年上市以来首现亏损。

同时,在2021年,全筑股份的总营收也大降了25.49%至40.42亿元。最新的今年一季度,全筑股份的业绩仍在探底,总营收同比大降45.07%;归母净利则同比下降了150.53%,亏损1328万元。

年内仍有1.9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将到期

这1亿元募资资金从何而来?一切缘起于2020年4月。

彼时,经证监会批准,全筑股份向社会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约384万张,每张面值100元,募集资金总额即3.84亿元,期限为6年。

这3.84亿元的募集总金额在扣除承销及保荐费用,以及发行费用之后,最终的募资净额约为3.73亿元,并于当年4月24日全部到位。

按照全筑股份最初披露的募集说明书,该可转债所募集资金中约2.34亿元拟用于投入恒大集团全装修工程项目,占总募集资金的60.93%;余下金额也是分别用于宝矿集团和中国金茂的全装修工程项目中。

全筑股份2020年4月发行的可转债(即全筑转债)募集资金用途,图片来源:债券募集说明书

之后的2021年5月25日,全筑股份董事会通过审议,同意公司使用不超过1亿元(含1亿元)的部分前述发行可转债所募集的闲置资金,来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但这份通过的议案也规定,该笔资金仅限于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生产经营使用,使用期限不超过12个月。

如今,归还期限已至。但截至公告日,上述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1亿元募集资金,全筑股份却未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

对于无法按时归还的原因,全筑股份在公告中解释,自2021年以来,公司第一大客户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公司持有其各类应收款项回款受到影响,给公司营运资金造成了较大影响,使得公司资金流动性面临重大挑战。

叠加房地产行业持续低迷,银行贷款信用政策不断收紧,疫情对各企业复工造成一定影响,公司4月份来自其他客户项目的结算和收款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济南汇林家具有限公司进一步导致公司资金紧张。

最终,公司手中的不受限货币资金,并不足以归还本次到期需归还的临时补流募集资金。

截至5月24日全筑股份闲置募集资金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情况,图片来源啊;企业公告

需要注意的是,5月24日披露的公告还显示,于今年年内,全筑股份累计约1.95亿元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司闲置募集资金也将陆续到期。

具体包括8月2日将到期的1亿元,10月11日将到期的6000万元,以及12月7日将到期的3500万元。

按照全筑股份的说法,公司目前营运资金面临较大压力,若后续公司第一大客户公布的重组方案、其他项目应收款项回笼情况、筹措资金进展等不及预期,上述募集资金是否能如期归还也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恒大流动性危机是主因

尽管全筑股份在5月24日的公告中并未具体披露第一大客户的具体情况,但查询其2021年年报后不难发现,全筑股份的第一大客户正是恒大集团及关联企业。

在年报中,全筑股份介绍道,公司成立于1998 年,归属于建筑业中的“建筑装饰和其他建筑业”,是上海市装饰行业第一家沪市主板上市公司。

全筑股份主要围绕住宅全装修、定制精装、科技整装、别墅豪宅装饰等业务,为客户提供从规划设计到装修交付运营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2021年,全筑股份实在总营收40.42亿元,同比下降25.49%,主要原因便是第一大业务即公装施工业务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具体来看,公装施工业务在2021年仅实现营收32.3亿元,同比大降32.31%;而其余三个业务板块业绩则均在正增长。

同期,公装施工业务的毛利率为-4.29%,同比减少16.28个百分点;家装施工业务和设计这两大业务也出现了毛利率大降的情况,由此进一步压缩了全筑股份的利润空间。

全筑股份2021年主营业务分行业情况,图片来源:企业公告

公装施工的业务模式主要是绑定大宗开发商,而2021年全筑股份40.42亿元的总营收中,25.53%来自恒大项目,也说明其业务模式对开发商的高度依赖。

而2021年,全筑股份在总营收大降超25%的同时,归母净利润也由盈转亏12.93亿元,同比降幅达到1070%。

这是全筑股份近11年来首次出现归母净利亏损,也是自201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同时,这也是全筑股份继2020年之后,再次出现“营收净利双降”的局面。

“公司本期净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系对恒大地产及其相关成员企业的各类应收款项及尚未结算的存货工程款计提减值所致。”全筑股份在年报中明确写道,因公司第一大客户恒大出现流动性问题,令公司公装施工收入受到较大影响,其余业务仍旧保持增长态势。

全筑股份披露,截至2021年末,公司对恒大及关联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金额为24.64亿元,应收票据金额为13.85亿元,尚未结算的存货工程款2.09亿元。

其中,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计提金额为5.6亿元,应收票据计提金额为2.96亿元,存货计提减值金额为0.21亿元,即总计提金额达8.77亿元。

最终,全筑股份2021年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便高达5.43亿元,占当期总计提金额的68.82%。因计提事项,直接减少全筑股份当期归母净利7.89亿元。

Q1归母净利仍亏损

不过,通过计算可发现,若剔除掉恒大8.77亿元的减值影响,全筑股份2021年归母净利仍亏损了4.16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1.33亿元减少413%。

这或意味着,即使不受恒大流动性影响,全筑股份仍旧难逃业绩预亏的结果。

第一季度为装修行业公认的市场冷淡期,而在2021年一季度时,全筑股份实现营收9.02亿元,还同比增长了55.92%;但归母净利也仅为2628.54万元,增幅仅14.92%。

紧接着的二季度,全筑股份就已开始陷入亏损,当期归母净利为-1.74亿元;紧接着的二季度、三季度则分别亏损1.73亿元、12.93亿元。

最终,全筑股份交出了这样一份营收大降、归母净利亏损的2021年成绩单。

当然,受恒大流动性影响,上市装饰企业整体业绩不佳。在典型的7家上市装饰企业企业中,仅有兔宝宝、名雕股份、东易日盛三家,在2021年实现了净利润为正。

而金螳螂、全筑股份、亚厦股份、广田集团这四家企业,则受恒大的影响,净利润都出现了明显的亏损。

其中,金螳螂2021年对恒大应收项目计提减值准备共计77.30亿元,全年净利润亏损49.5亿元,同比下降308.52%;总营收253.74亿元,同比下降18.79%。

广田集团2021年对恒大在内的合作方合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约53.37亿元;全年净利润亏损55.88亿元,同比下降612.51%,总营收则降34.38%至80.36亿元。

不过,到目前为止,全筑股份却是业内第一个出现归还资金到期无法偿还的企业。

如前所述,面对年内仍将陆续到期的1.9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全筑股份能否偿还仍存在不确定性。

在2021年年报中,全筑股份还曾直言,“若恒大于2022年7月底前给出的重组方案不及预期,公司将在2022年度半年报中加大对其计提减值损失的比例,进而对公司2022年半年度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而从最新的今年一季报来看,全筑股份的业绩仍在探底,短期偿债能力受限。

今年1月-3月,全筑股份实现总营收4.95亿元,同比减少45.07%;归母净利由盈转亏1328万元,同比减少150.53%。

同期,全筑股份短期借款为7.9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91.72亿元;而其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则仅为5.95亿元,对比前述即期债务资金缺口达1.96亿元。

发布于:北京市分享链接AAB

热点资讯

第三方网络平台存款事件后续:如何开具存款证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愿 北京报道 “现在回头看,这个政策出台还是挺有前瞻性的,当时还有些不理解。”一位长期关注银行业发展的王女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王女士所说的政策是银...

相关资讯